搜索:
热门搜索关键词:环保 节能 绿色 污染 工程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正文
护树人李鹏:保护淮河源头森林需要盟友

所谓的环保人士,其实就是保护当地环境的人。往大了说,一个人呼吁保护地球生态,是环保人士;一个人极力要保护中国环境,也是环保人士。往小了说,一个人要保护一个村庄的风土,保护一条河流清澈,也是环保人士。

认识李鹏已有几年,对他来说,环保的意义非常简单,就是保护他家乡淮河源头的那些树;有些树好像属于他,更多的树其实与他没有关系。但对他来说,环境保护主义者,就是地方保护主义者。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家乡都不去保护,连自己的私有财产都无法保护,那么,一切都不过是浮云般的妄谈。

连续被提名,但总是不获奖。李鹏对获奖不获奖倒不关注,他关注的是能否找到护树盟友

2010年10月22日深夜,河南南阳桐柏县的“造林大户”李鹏,坐长途车到了北京莲花池长途汽车站。

他随意找了个小旅馆住下,睡了几个小时,就急忙起身,赶往北京大望路的一个大型酒店。这个酒店正举办一场“国际低碳论坛”。在这个论坛上,要给十个低碳人物颁奖。

李鹏并没有中奖,他只是被提名为候选人。无论是评委会还是“网络公投”,他得到的票数似乎都不高。这次得奖的与树有关的人物,是种树英雄。人们喜欢种树的人,因为种了多少树可以说得出口,算得出帐。而保护了多少树不被砍伐,好像不易计算。种树就像挣钱,挣了10块钱,掐指一算就显露了,高兴的人趁此晚上犒劳自己一杯酒。节省了10块钱,或者说少花了10块钱,能够清醒地意识到的人并不多。

李鹏已经有些习惯这种被提名而不被获奖的情况。2010年的3月份,上海的一家媒体要评“生态英雄”,也是给10个优秀人物颁奖,最后他也是被提名,而没中奖。那次与树有关的中奖人,同样是种树英雄。

种树能够吸收二氧化碳,这似乎是全球共识。而减少森林砍伐而阻止二氧化碳泄露、同时保持森林的碳汇能力,同样也是全球共识。从生态系统健康的角度来说,让已经扎根在土地上的森林不被破坏,其实是保证森林基础碳汇能力的前提工作。有了足够多的本底森林,再去讨论种植更多的森林,无论是为了荒野保护,还是为了功利性的碳吸收,应当都是值得鼓励之举。

而森林正在被破坏。种植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砍伐的速度,生长的速度根本追不上毁灭的速度,二氧化碳固化到木材身体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从木材、土壤释放到空气中的速度。这一点,似乎所有乐谈二氧化碳和全球变气候变化的人,都有些明白。

李鹏对获奖倒没什么兴趣。他其实只是想来“寻找资源”。或者说,寻找伙伴。既然这个会议是低碳论坛,那么来参加的人一定知道森林的重要。既然来参加的人有可能知道森林的重要,那么就可能会找到与他一起保护森林的盟友。

李鹏对低碳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对他来说,森林就是森林,树就是树,没必要今天把它与水源牵扯在一起,明天把它与老虎对接在一起,大后天又把它与碳平衡混同。森林不为碳而生,森林更不只为人类而存在,森林只为它们自己生长。李鹏来到北京,有时候是为了向朋友们倾诉,有时候,只是为了出来喘口气。

10月24号下午,他从北京西客站搭火车回河南南阳。他觉得此行收获不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还在一家环保组织的“公众环保课堂”上,做了一次淮河源头森林保护危机的讲座,虽然来参加的人不算多,但只要有人来,就是好的,就有希望。他想呼吁关注森林保护的志愿者们,到淮河源头,与他们一起巡山护林;光靠他们当地人的力量,有时候是太薄弱了。

很多人一直相信,李鹏非常自私,如果不是他自己的树木被盗伐,他不可能如此卖命

在我认识李鹏的几年来,总有人忍不住这样怀疑地说李鹏:“商人嘛,总是难免只考虑自己;商人嘛,总是难免自私考虑得多,公益考虑得少。有些人甚至相信,李鹏谈淮河的水危机,担心淮河会爆发大洪水,不过是想借机引导公众的注意力,然后胁迫南阳、桐柏县政府,给他自己要回那些被偷掉的损失而已。”

可能在一开始,李鹏真的是这样的。但现在,他是不是还这么想?有时候,我也忍不住想追问追问。

李鹏说起来身份上是农民,其实他是商人。农民要是不想做农民,想要转变身份,想要提高待遇,最主要的方式,似乎就是变成小商人。李鹏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了,他做的是药材生意,收购当地的“道地药材”,卖给制药厂,有的还出口韩国日本。做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但今天亏明天挣,到2000年左右,他已经有了500万元左右的家产。

李鹏自认为是个聪明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他长期供货的一家湖北制药厂濒临倒闭,工厂欠他的200万元应付帐款很可能会被倒闭、改革的大笔一笔勾销。排队、说好话、私人给主管领导送礼,甚至电话恐吓之类的办法都使尽了,但这家工厂由于负债太多,讨债的人住满了企业旁边的宾馆,能够还得起的可能性非常少。李鹏最后灵机一动,他买了一张草席,把铺盖卷扛到工厂的大门口,同时细心地打听好了清理债务时期的主要负责人的办公室位置。然后把自己的脸涂得一片脏污,假装由于讨债不成而发疯了。

在工厂门口装疯卖傻几天之后,门卫对他的存在已经习惯了,一片真心地以为门口多了个疯子,也相信疯狂的人疯上几天就会自己打道回府,甚至可能忘记了有人负他的债,有人欠他的钱。有一天,李鹏看到企业的负责人乘车进入了厂区,上楼、开门进入了办公室。而此时,门卫正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机会出现了,他抄起身边早准备好的大砍刀,飞速地闯入大门,上楼踹开企业负责人的办公门,不由分说,一刀就朝办公桌上砍去。他故意砍得不准。为了掌握砍得不准的技巧,他偷偷练习了很多回。

这一招虽然有些邪门,但还算有效,企业负责人把所有能还的钱,凑了100万元左右给了李鹏,虽然不足以支付所有,但已经算是倾尽全力了,工厂对他说,实在是没有钱可还了,哪怕你真的把我摞倒,也就只能给得起这些。

做生意就是这样的荣损与共,李鹏纵使使出了最奇特的手段,也没能挣到钱,还亏了一大笔。但至少,他可以安慰自己的是,装疯“砍”回来的钱,可以用来支付自己的借款,总算没拉下太多的饥荒。比起其他的血本无归者,工厂对他已经算是最高的待遇了。

李鹏认为自己聪明是有些道理的。2000年左右,当他手握500万元巨款时,举目四望,他感觉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出现在眼前。这个机遇就是大地上哪都可能生长的树。

“桐柏虽然是全国生态县,也是全国造林先进县,但全县的森林覆盖率还不足50%,这在河南算比较高的,但和南方一些省市比起来,还是比较低,桐柏属于大别山区,桐柏山系起伏波动,这样的低矮丘陵,最适合造林。当时国家鼓励个人造林,而且承诺‘谁造林谁所有’,因此,我就准备不再做药材了,开始准备挣树的钱。我去承包桐柏县程湾乡一个生产队的荒山,承包的费用不高。其他的生产队看了之后,主动跑来跟我说,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放,你干脆把我们的荒山也都承包走吧,你原先出的什么价,我们这也什么价。”

500万元,手头还算阔绰,再加上放一群羊的心里作怪,李鹏承包的林地面积越来越多,从几百亩,一下子增长到了几千亩、上万亩。

李鹏的商人小算盘打得很精。他想,森林面积足够大也有好处,这样就可以滚动开发,持续利用。把林子时产出的适龄大树择伐出来,然后再开一家木材加工厂,这样,不仅仅木材的利润能够挣上一笔,木材加工厂还可以再挣一笔。如果还有钱,还可以开家具厂。这样,把整个木材产业的链条大体吃透。如此这般地滚动开发几年下来,那还不混个亿万富翁当当?

李鹏在当时还创造了一种奇迹。一般来说,丘陵冈地是种不了杨树的。杨树一般要长在平原地带。李鹏不相信,就出巨资雇佣了挖掘机,在山冈上挖出一条条几米深的大沟,表面的土层挖开后,下面几乎是全是石头。就是石头也要把它们挖出来,然后再填上好土,施上底肥,再浇上不,种上杨树。

杨树是长成了,长势极好。这时候李鹏才发现,他的500万元,已经所剩无几。

但他一点都不担心,杨树长得快,十年左右就可以砍伐收割。一棵杨树卖上一百元,几十万棵杨树,就是几千万元。

这种工程造林,得到了桐柏县政府和南阳市政府的青睐,当地只要有上级领导来检查,一定领到李鹏造的林子前参观。李鹏一时成了政府的宠儿。

偷树之风,一夜之间在淮河源头蔓延,几乎每个人都成了受害者

这个世界打如意算盘的人非常多,2002年春节之后,李鹏从梦中醒来,发现很多人在明目张胆地偷树。

说是偷,也不算偷,因为几乎就是当着你的面把树砍走,拉走,卖掉,而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一开始倒还小心翼翼,但狂潮很快在2004年就出现了。被偷的,主要是松树和栎树。这两种树,一时间成了桐柏山区的主要“经济树种”。

南阳再往南是湖北,2004年前后,湖北的北部地区开始大量种植黑木耳,栎树是种黑木耳最好的基材,用专业的机器在栎树上打上孔,孔里塞上拌有菌种的锯屑,架在田地上,两年之内,就可出好几茬木耳。

在没有人种木耳的时候,当地的栎树至少头径有十几公分粗,后来越偷越厉害,栎树头径只长到3公分以上,就被偷走了。栎树生命力顽强,只要不把它的根挖走,根部马上就会有新枝长出。只是这样一来,栎树就成了“永远长不大的树”。

偷来的栎树,就地一根能卖1块钱左右;木贩子把它运到湖北,一根可卖5块钱左右。2006年后,桐柏本地也开始大量种植黑木耳,在公路边的田地里,随时可看到一架架的“木耳田”,可看到很多人正忙着运栎木、打孔、塞菌种。而所有的这些树木,没有一根有合法的手续,全是偷来的;或者变相偷来的。种一亩木耳,至少需要3万棵栎树。

松树不象栎树,砍倒之后再也不可能再生。松树是被偷到南阳市北面的平顶山市一带。平顶山出煤,挖煤就需要开巷道,巷道就需要支撑木来加固。而口径8公分以上的松树,虽然没有成材,但用来作小煤矿的支撑木,倒也合适。松树放倒后,被截成两米五一根的标准材,尾梢的枝桠也有用,被当成了烧柴。偷一根松树,就地大概能卖5块钱,木贩子运到平顶山后,大概能卖到30元-50元。

2002年之后,南阳“养育”了一大批靠偷树发财的人,这些人在当地非常的猖獗。不知道什么缘故,当地木材检查站、森林公安对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桐柏县淮源镇,有一座山叫太白顶,是淮河的正源,河南正努力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旅游胜地,到处都是招引游客的大广告。同样在淮源镇,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包,山上有一座规模不小的房子。这座房子如今已经废弃,房子的主人,是来自北京的商人高波。

2002年年底的高波,和李鹏一样,是桐柏县的“招商引资”大户,风光得很,他在当地承包了三千亩林地,投资了400万元,种植木瓜、板栗等山珍。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木瓜刚刚结好,还没成熟,就被摘空了;板栗还没熟落,也被打光。

他很生气,也很失望,把在当地的家当一扔,山也不要了,树也不要了,房子也不要了,气哼哼地回到了北京;从此一提到河南,一提到南阳,一提到桐柏,就咬牙切齿。现在他的山,卖40万元也没人要,因为树被偷光了。

也是几年前,河南平顶山有一个姓王的商人,是河南的十大杰出青年,也想到南阳去种树发财。他被招商引资到桐柏县与唐河县交界的某个地方,他投资了120多万元,承包了一千亩林地。当他发现当地偷木头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的时候,他想用一个最笨的办法来抵抗。于是他开始“修长城”,想用砖墙、铁丝网,把自己承包的林地给圈起来,围起来,护起来。后来,他看到工程实在太浩大,只得半途而废。站在残缺不全的“长城”边,当地人笑着说:“这个人真怪,居然想修长城,修了长城又有什么用?白花钱。”

南阳有个叫胡本周的人,也投资山地,种了不少杨树,可他种的树才三岁、五岁,就快被偷光了。桐柏县程湾乡,有个人种了一片杨树,如果再过几年,这片杨树至少能卖50万元。而现在,他开出一口价,谁只要出20万元,就可以拿走。他心里害怕了,如果南阳的偷树狂潮再这样涌动下去,最后一分钱也落不到他手上。

桐柏县朱庄乡,农民王景富这几年几乎都在树下搭窝棚睡觉,看管着属于他家的那十几亩山林,因此,他的林子里,还能看到几棵象样些的树。然而,有一年的春节,他回家吃了顿年夜饭,回来一看,树像被神仙拔走一样,消失了。

森林是连在一起的,偷树的人不管它属于谁,只要锯倒搬走,就属于自己。李鹏承包的林地面积很大,因此,他的树被偷得也最多,他随便算了一下,2002年以后,他至少被偷走了500万元以上。

南阳地区的“有林人家”,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森林,从高林长成矮林,从密林长成疏林,从成熟林长为低幼林,从高产林转为低劣林,从水土保持林转为荒山秃林。

mobil spy spy cam for android best spy phone software
sex disease what are the symptoms of gonorrhea chlamydia symptoms in women
married looking to cheat why women cheat on their husbands why wives cheat on husbands
walgreens in store coupon link walgreens online coupon codes
printable viagra coupon prescription discount card free viagra coupon 2016
coupons rx ilkpirlantam.com rx drug coupons
pharmacy discount cards go viagra coupon codes
can i take antabuse and naltrexone can i take antabuse and naltrexone can i take antabuse and naltrexone
cialis dosing information cialis dose of 25 mg
cialis discounts coupons sporturfintl.com discount coupon for cialis
discount prescription coupons eblogin.com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mha.dk free prescription cards discount
free cialis coupon 2016 prostudiousa.com prescription drugs coupon
reminyl 16 mg capsule click reminyl 24 mg tablet
motilium laktace motilium motilium diskuze
人物专访
护树人李鹏:保护

所谓的环保人士,
环保人士马军:揭

请给我们安心的i
梁思成之子梁从诫

出身名门致力环保
招标信息
·张家口市东山园区加气母站工
·张家口市第一中学新校区给水
·邯黄铁路K374+200—
·中铁山桥集团高级技工学校综
·张北县新建综合档案馆工程消
·御河新城二期东区工程施工招标
·顺平县河口乡四联办小学教学
·医院空调设备采购及安装工程
展会信息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会员须知 | 隐私政策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版权所有 环保产业网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沪ICP备120018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