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门搜索关键词:环保 节能 绿色 污染 工程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正文
夺命采砂坑:深坑溺毙百人是经济发展“合理代价”?

        一起深坑溺水事故可以说是意外,那么,全国范围一年多内百人溺毙于深坑呢?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2月至今,在公开报道中因取土、采砂等原因形成的深坑致人死亡的人数,接近百人。

  在数字背后,有学者提出了问题。深坑为何会造成这么严重的伤亡,死伤责任又在哪方,我们又是否能将这些死亡当成经济发展的“合理代价”?

  村庄旁边的夺命砂坑

  陕西省武功县大庄镇桥寨村坐落在渭河沿岸。据地村民介绍,村庄周围十几公里内无桥可过,为了去河对岸耕作,不少村民只好涉水。

  2009年5月23日,村民朱秀兰与史凤娃准备趟水过河到对岸拔草,却不幸双双溺水身亡。事发后的第二天,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称二人“不幸滑入采砂坑内溺亡”。这看上去本是一起“天灾”,但死者家属却坚持认为,这是一场采砂场在河道内采砂后不回填造成的“人祸”。

  死者家属称,他们所指的砂场,即桥寨砂场,“大约是2005年开始在渭河流域采砂”。“砂场没采砂之前,河道是很平坦的,河水很清,鱼虾都有,”桥寨村村民介绍说,“即便是雨季,水最深的地方也就到大腿根。”

  吕文(化名)是受李旭委托调查案件的陕西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事发20多天后,他和事故家属去了现场。在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描述看到的情景时,吕文直言“很痛心”:“一般的河床是两边高中间低,河水在中间流。但是这里砂土堆得高的地方,在河道里挺起来有6-8米,挖出的坑也有四五米深,那么好的河,弄得坑坑洼洼的,看起来很痛心。”

  吕文说:“出事的前一天下午,几位农妇还在这条河里走过,结果晚上挖砂,把村民趟水过河线路的下游处挖了个坑。第二天,村民过河时并不知道旁边已经被挖了坑,于是就发生了事故。”

  在桥寨村,村民溺死于砂坑的,并非这一起。

  白增朝的儿子白宇坤便是这众多遇难者中的一位。2007年5月4日,白宇坤与伙伴在河边玩耍时,不慎落入砂坑溺亡,后来派出所出面调解,砂场给了白家2.4万元“安慰费”。时隔5年,提起儿子的死,白增朝在悲痛之余仍会透露出愤怒的情绪:“我从小在渭河边长大,过去河滩一马平川,从没发生过溺水身亡的事件,因为河滩上出现了不知深浅的大坑,才导致我儿子死亡,砂场必须负责任。”

  李旭说,“自母亲2009年出事至今,砂场仍未进行过回填工作。我连续3年找有关部门,希望得到相应的赔偿,并督促砂场尽快回填,但一直没有解决”。

  数位死者家属告诉记者,据他们所知,2007年来,已有12名当地百姓淹死在没有进行回填处理的采砂坑中。

  在采砂坑内溺亡,责任归谁

  数位死者家属称,挖砂场负有责任不只是他们的推断,他们手中也有证据。

  李旭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乔寨砂场于2009年5月与史凤娃家属达成的赔偿协议书,协议书中“事因”一栏写到:“史凤娃和本村的朱秀兰,二人相互搀扶从大庄镇坚强村南渭河中淌水过河,去对岸周至裕盛苗圃打零工,行至河中,被河水冲倒,不幸溺水而亡。”

  协议中称:“鉴于史凤娃家庭经济困难,经公安机关、方寨居委会、乔寨村委会协商,协议如下:1、由乔寨村砂场一次性给史凤娃家属现金壹万叁仟元作为困难补助款。2、史凤娃亲属不得因此事再起任何事端。此协议自签字之日生效,任何人不得违反,否则责任自负。”协议最下方是当事人亲属代表、乔寨村砂场与主持人的三方签字。

  李旭说:“类似的协议,在数次事件中都有出现。咱就这么去想,它(砂场)要是没责任,凭什么给人钱?”

  死者家属的观点是否成立?中国青年报记者咨询了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王文林律师。

  王文林律师说:“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必须以客观事实为基础,而不能根据推论。判断遇难者的死亡与挖砂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要分析遇难者死亡的具体情形。比如,溺亡地点、砂场的采砂地点、砂坑深度、非采砂地点的通行环境对比等一系列客观因素,当然,以往有类似伤亡情况可以作为其中一个参考因素。”

  “在受害者家属看来,砂场与他们签署的协议就表明了死亡与挖砂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但仅从补偿行为看,从法律上不能推定砂场就有责任。”王文林律师说。

  那么,村民在采砂区域溺水身亡,责任应该在谁?为此,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了时任陕西省武功县水利局局长的陈党库。

  他向记者表示,“2007年以来,在砂坑里面玩耍溺水身亡的有两三个人”。

  此外,武功县河务工作站办公室工作人员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桥寨村砂场挖砂的确死了一些人,但没有12个那么多。

  对于要求砂场回填砂坑的意见,陈局长认为,河床泥砂是会不断淤积的,“需要适度开挖,砂场采砂也是疏浚河道的需要,一般会开挖到两米深左右,确保堤坝的安全。”他同时表示,两米深的砂坑也许会因为水流冲刷而变得更深。

  在溺毙责任上,陈党库说:“河道是蓄洪的场所,不是供人娱乐的场所。河道的深浅、变化非常复杂,如果淹死人了,说明自己安全意识不强。如果出了事故,死者家属可以跟砂场自行协商,寻求一定的经济补偿。”

  由于砂场位于自然河流区,“季节、水文变化对作业区的影响比较大 ,不可能建围墙、栅栏进行挖砂”。陈党库告诉记者,“由于砂场离村子近,挖砂场只能在周围树立‘水深危险’、‘禁止游泳’等警示牌,如果执意去游泳,出了事情就只能怪自己了。”

  采砂后不回填现象并非个案

  陈党库称,“出了事情就只能怪自己”,但学者对此并不完全赞同。

  南京市水利科学研究院河口研究室主任辛文杰说,我国对于河道挖砂中的回填是有规定的。

  记者通过查阅发现,水利部下发的《河道采砂许可制度实施办法》中规定,地方制定的采砂规划内容必须明确“弃料复平要求”。《陕西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中却并没有涉及砂坑的回填。

  辛文杰表示,“我所看到的挖砂批准许可证以及公告上,对于挖砂区域、时间段以及可采深度等,有着明确的要求,至于回填,在什么时间段内回填、回填的标准,我目前没有看到。”他认为,缺少可供操作的回填规定,让砂坑的隐患难以消除。

  5月1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陕西省白河县境内汉江沿岸走访时发现,在约两公里长的河道上,聚集了10多艘正在工作的采砂船。在现场,开采后没有回填的砂坑和大砂石堆随处可见。

  “到了汛期我们就会把这些坑填平的,很快。”采访中,面对满目疮痍的河道,砂石场主们不以为然。然而,当地人却表示,即便是汛期到了,也没有几家采砂场推倒砂石填平大坑。62岁的罗大爷在江边住了40多年,他说:“我们上学的时候,经常结伴去河里摸鱼,现在父母都不让娃下河玩,因为一不小心就掉到暗坑里去了。”

  辛文杰说:“为了获得好的经济效益,采砂者往往是哪里有好砂就去哪里挖。为了在有限的地盘上获得最大的收益,往深处挖出6米甚至8米的深坑就不足为奇了。把这些大坑填平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资成本,这个投入对于砂场经营者来说是没有任何收益的。”

  “而且因为大型工程建设的需要,一些地方河道、海域砂石的使用大头是政府。比如珠江三角洲很多大型工程的建设,需要大量的砂石和回填土,但是当地砂石的供应远远满足不了建设的需求,去外地取砂成本太高,于是,过度开采、非法开采就有了市场,就更别说忽视回填了。”“资源被暴取带来的经济效益是巨大的,对当地经济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规则于是被人为地变通,白纸黑字的制度没办法完全执行”,辛文杰说。

  百条人命,能不能填满神出鬼没的深坑

  在采访中,有学者向记者表示,造成安全隐患的,并非是砂坑本身,“更多的是在于人们对于采掘经济负面效应的忽视”。这位学者举例称,“同样是摄取建筑材料,同样是造成深坑不回填,同样是造成人员溺水死亡,同样是缺少监管的具体依据,无序的取土行为,也造成了对居民生命安全的巨大威胁”。

  2012年7月,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袁寨村,一对双胞胎兄弟在近6米深的坑内溺水身亡。当地媒体调查发现,深坑形成的原因是当地人为盖房垫院,取土、卖土所致,夏季雨水丰富,深坑过不了多久就变成了深水潭。

  驻马店市警方在接受当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市每年夏季溺水死亡的都在20人以上,其中,每年最少10人是溺水死于非法掘土形成的深水坑。”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2月以来,在公开报道中因取土、采砂等原因形成的深坑致人死亡的人数接近百人,在这近百人中,死于砂坑仅占一半。

  对于这种现象形成的原因,北京市律师协会土地专业委员会委员赵春生认为,是监管不严造成的,“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取土,村委会不会阻止,土管部门更不会阻止。”

  赵春生说:“我国《土地管理法》第36条明确规定:‘禁止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在农村,不管是在耕地上还是荒地上取土,都要经过土地管理部门的批准。毁坏基本农田五亩以上,其他耕地十亩以上更是构成刑事犯罪。很多农村地处偏远,政策下达都很困难,更别说监管、执行。

  由于规定较为笼统,“毁坏基本农田五亩就违法”的现实,反而增加了无序取土所造成的危险。“在地里掘土,心里害怕侵占的面积太大,一般是‘纵深充分挖掘’,所以形成的坑是特别的陡,特别的深,积水后更是特别的危险。”袁寨村村主任李新华说,在他们村,还有几个在地里非法掘土形成的大深水坑,都是安全大隐患。

  一位基层土地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村里的地多是集体土地,除非违法,不然我们难以介入。至于村委会,不少情况下都是他们自己在挖,这样的话,你也不能让村里的老百姓不挖吧。”

  有学者向记者表示,真正危险的不是非法挖砂、取土,而是挖砂、取土造成的隐患可以在“合法”、“有手续”的光环下存在。不能漠视深坑造成的伤亡,更不能把伤亡当成经济发展的成本,“你可以说是老百姓安全意识差,自己去经过那些深坑。但这样,你也可以说是老百姓自己安全意识不强,所以才被小偷偷,显然这个逻辑不能成立。在损失面前,政府应该去消灭那些隐患,而不是为其开脱。”

mobil spy spy cam for android best spy phone software
wife who cheated gerarprieto.com when married men cheat
would my boyfriend cheat site i think my boyfriend cheated
wife cheat story prashanthiblog.com why wifes cheat
gay sex stories gay erotic stories stories male fiction novels erotica go sex education stories
walgreens printable coupon lihuijing.com walgreens pharmacy coupon code
text monitoring app for android mealmixer.com best android devices
internet drug coupons go viagra coupons printable
pharmacy card reedme.us walgreens coupon in store
why married men have affairs blog.gobiztech.com how to cheat husband
celebrex blog.tgworkshop.com renova tube
pharmacy discount cards go viagra coupon codes
cialis trial coupon site lilly cialis coupons
cialis ou viagra allied.edu cialis effet
escitalopram 5 mg escitalopram genericon 10mg escitaloprama
人物专访
护树人李鹏:保护

所谓的环保人士,
环保人士马军:揭

请给我们安心的i
梁思成之子梁从诫

出身名门致力环保
招标信息
·张家口市东山园区加气母站工
·张家口市第一中学新校区给水
·邯黄铁路K374+200—
·中铁山桥集团高级技工学校综
·张北县新建综合档案馆工程消
·御河新城二期东区工程施工招标
·顺平县河口乡四联办小学教学
·医院空调设备采购及安装工程
展会信息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会员须知 | 隐私政策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版权所有 环保产业网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沪ICP备12001829号